究竟有多少年轻人,因为受够了生活而创业…… - 启业加

无论是父母对孩子的期望还是社会的发展,所有人都朝着一个方向前进,希望下一代人越来越幸福。

因为社会的进步,让所有人都可以通过互联网直勾勾的看见,生活阶层的落差。

以前的人都很穷,不知道有钱人的生活,所以他们会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里活的安逸。

但是社会的发展把穷人和富人之间的那堵墙冲垮了,使穷人和富人之间变的透明。

在时代的更替中,物价,房价开始飞速生长。所有人都喜欢将自己变成一种“眼红”的动物,眼红别人的生活,红眼豪车豪宅。

渐渐的越来多的人爱上了对比,欲望也越来越强烈。有钱的人越来越多的同时,想要有钱的人也越来越多。

穷一代年轻人自然垫了社会的底,压力也就越来越大,父母会问你怎么不找女朋友?如果找了女朋友之后,女方又会将问题绕到你有车么?你有房么?

许多父母急着抱孙子孙女,如今年轻一代因为贫穷而单身的这一种压力,随着他们年龄的增加逐渐往父母的身上转移。

现实的残酷赤裸裸的将年轻一代的穷人逼到了被迫“反击”的地步,于是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被迫”创业。

受够了生活

小张毕业于杭州一所大学的计算机软件专业,当初报考这个专业的时候就是考虑到这个专业市场的热门性,觉得毕业之后工作会好找很多。

毕业之后学校安排了一份相关的计算机软件工作,但是后来被人用关系给替换了下来,又给小张换了一个差一点的计算机软件公司,年轻气盛的小张一气之下就离开了这家公司。

于是他开始找工作,但他没有去其他的计算机公司,而是去找跟自己专业根本不相干的工作。

这时候刚从学校出来就像白纸一样的小张感受到了就业的压力。

他回忆起从四川那个小村庄出来的时候,临行前母亲塞给他三千块。

他看着母亲那张藏污纳垢的脸颊,皱的像一件年代久远的旧衬衫,被岁月揉的全都是褶皱。

那钱拿在手上的时候,感觉异常沉重。

他挤在杭州一个大约8平方的小房间里,这算不上是一间房间,或许是房东当初购房时候商家赠送的拓展面积。

兜兜转转工作找了大半个月,投出去的简历像飘进大海的树叶一样鸟无音讯。

小张在无奈之下,只好放低身价,随便找了一份电商工作,先把自己养活在做其他打算。这是一份拿提成的工作,但是每个月即使底薪加提成也只有三千多元。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小张常常会因为加班而很晚回到房间,然后躺下睡觉。

就这样,小张一直在生存的边缘工作了二年,期间换过好几份工作,但工作的性质都是一样的,忙碌,加班,拿着4、5千的工资,过的捉襟见肘。

他是一个懂事的孩子,每个月都会往家里寄二千块钱,让父母消费。所以,有时候为了省钱,小张一天吃二顿饭,更多时候以泡面为生。

躺在拥挤的床上,他常常想自己来到杭州究竟是为了什么?为了窝在8个平方的小房间里吃泡面么?

生活将他逼的喘不过气来。他决定开始自己创业,利用自己的专业知识开一个计算机维护和硬件销售的电脑店。

开门不顺

小张要创业父母自然是不赞同的,父母觉得如果失败了辛辛苦苦赚的钱就这样轻易的没了。

小张只是问父母提了一下,没有强求,他还是不想拖累家里,他问朋友东拼西凑,凑了3万块钱,再用信用卡套现了2万作为起步资金。

杭州的房价实在是太高了,所以他选择杭州周边的一个村庄里,租了一个25平方的地下车库作为创业地点。

这个村庄的集市像他们老家的县城一样繁华,有华联超市、移动公司,还有小百货市场……

这里如此繁华,而且居民那么多,而且没有同行,生意肯定会不错。

这个地下车库的墙面是刚粉刷好的,刚好省去了一大笔装修费用。

他找旁边广告店里的小伙子做了一个门牌商标,取名为“张宇电脑科技”

小张所有的电脑货源他都是从网上购取,很多东西都是在二手网站上收购来的。

他将杭州城里的房子出租给了其他人,他把自己的行李放在店的最角落里,晚上睡觉的时候打开被子,白天醒来之后就收起被子,从此他打算和这家店面风雨同舟。

因为是冬天,不必每天洗澡,可以隔一段时间去马路对面的洗浴店去洗一个澡。

旁边没有任何电脑维修的店面,但是奇怪的是小张开了二天竟然没有一个客源。

他觉得是附近的人只看到这边新开了一家店,店面太普通导致他们看完之后就遗忘了。

欲望在作祟

小张找到了旁边做广告的小伙子,这小伙子,也是从四川过来的,真是老乡见老乡,二眼泪汪汪。

小张用老乡这一层玄妙的关系和他套近乎,做出来比别人价格更低的宣传单和名片。

小张在这个村庄里一幢楼一幢楼的拜访,将自己的宣传单,发放到每一户人家。

因为不是城市里,每一幢楼层都没有电梯。一天下来,这个运动量可以超过,平常坐办公室工作时一个星期的量。

出去发传单的时候,小张让旁边的老乡帮忙守一下店,有生意就赶紧回去。为了省钱购买电脑硬件,他每天只吃一顿饭。

如果有帮别人做系统之类的活一般都挪到晚上,干完了回到店里,打个地铺直接睡觉,早上再出去发传单,招揽客人。

一晃这个寒冬就要过去了,由于没有竞争对手生意也渐渐好起来,小张在附近的居民楼里租了一间家具齐全的小房间。

平常店里的收入除去房租成本等费用,每天平均净收入也有200多元。

在创业过程中唯一让小张自豪的,就是他坚持自己的原则,坚持诚信,不受金钱和利益的诱惑。

比如一天中午,一名青年来到店中要卖手里的笔记本电脑,并说随便给个价,100元都行。王鑫接过电脑一看,八成新,在二手市场可以卖到两千多。王鑫便怀疑电脑的来源,拒绝收购。

旁边广告店的老乡那时候在小张的店里串客,十分不解的问“有钱不赚?100块钱买进一捣鼓再卖出你可以赚很多啊”

小张义正言辞地告诉店员:“我们不能因为一点小利就失去信誉,以后这种来路不明的东西,再便宜也不能要!”

有钱不赚在别人眼里或许就是憨吧,但是小张也清楚如果在这个小地方连基本的诚信也保证不了,搞不好就会把自己搞的臭名远扬。

生意好起来之后,小张招了一名店员,在管理上也不似以前尽心。

那时候的小张已经28岁了,旁边广告店的老乡总是以介绍女朋友为由找小张出去玩,所以小张常常为了玩而停业。

坐上老乡的那辆小本田,一脚油门轰到城里。

但是老乡从来都没有女孩子介绍给小张,反而小张自己迷恋上了,在娱乐场所被人服务的那种感觉,这是他从前从未想过,也从未有过的,受人尊敬的感觉。

小张店里的生意越来越冷淡,直到后来在这条街上,又来了一位开电脑维护的人。

最终小张在竞争对手的打压下,不得不关门大吉。他辛辛苦苦大半年,一朝回到解放前。

这个多彩的世界对于小张这样从封闭农村走出来的孩子诱惑太大了,或许你能抵御金钱的诱惑,但你未必能抵御美色的诱惑,当你有钱的时候永远会有人比你更有钱。每个人无论是在生活中还是在创业之中都会陷入这样的恶性循环,名誉,财富带给人的是肉体上的满足,就像海水饮得越多,渴得越厉害。就比如我之前写过的温州服装大王郑元忠,轻骑界的大哥张家岭,历史上有很多企业家因为控制不了欲望而将自己的企业推向灭亡。

标签: n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