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北京等你》:海外“草根青年”创业图鉴 - 启业加

根据2019年发布的《华人华侨蓝皮书》显示,目前分布在世界各地的华人华侨群体已经达到6000万。他们当中的大多数,因工作原因远赴海外,在追寻个人梦想的同时牵挂着自己的家乡。

年初国内爆发新冠疫情,分布在世界各地的华人华侨动用一切力量在全球范围内寻找口罩、防护服等物资驰援抗疫一线,“炎黄子孙”的血脉共鸣再次被唤起。

关于海外漂族的打拼历程和生存境遇,《北京人在纽约》《上海人在东京》《温州一家人》等经典作品曾有过深切关照,将目光对准的是改革开放后走出国门,在海外白手起家艰苦创业的华人群体。

新时期下,已经成长起来的又一批年轻人走出国门创业追梦。相比于父辈,他们学历更高、眼界更宽,同时思想更灵活、行为更果敢。应当有一部剧来反映新时代下“海外漂族”的生活追求和精神面貌,《我在北京等你》应时而出,承担起了记录者的责任。

《我在北京等你》聚焦“海归”大潮,将“海外生活”与“创业型时代”相结合,在现实主义兴起的风潮中,进一步拓展了青春励志题材的创作空间。

哪些人:“海外漂族”全景图鉴

异国他乡,在国人心中总是有层华丽神秘的“面纱”。

银幕上或者社交圈的影像、图片中呈现出的海外生活丰富多彩,但可能只有长居异国的人才清楚“海外漂泊”的个中滋味,去掉滤镜同样残酷。

一心想要成为一名律师,为弱势群体发声的徐天,上庭时西装基本靠借,加上地下室里的办公环境,还被房东追着讨要房租等细节,无不昭示着这位“草根律师”生活境况的窘迫。尽管如此,这些都没能阻止徐天施展才华,他不但据理力争维护了黑人母子的权益,律师费也分文未取,一个简单的剧情就刻画出了徐天正直善良的性格底色。

而怀揣设计梦的盛夏,当年留学学习设计的时候曾有过靠续杯可乐解决了一餐的经历,剧中还有个反复出现的细节,最常被盛夏叼在嘴里的,不是汉堡就是披萨饼,这些在海外最常见的平价食物。但即便生活窘迫,面对做高仿这样的赚钱捷径,盛夏依然秉承设计师的底线,坚持原创,并且希望有一天,能够成为华人设计界的骄傲。

剧中这样的设计并非刻意卖惨,而是意在凸显“海外漂族”创业追梦的艰难。在剧中另一条叙事线上,盛夏的母亲经营着制衣厂,可见如果盛夏留在国内,能够保证不错的生活水准,即便身在国外,如果她愿意接受家庭或者高富帅男友的馈赠,也不至于陷入如此捉襟见肘的境地。放弃他人眼中的安逸生活,远渡重洋自讨苦吃,“硬核”创业的盛夏,实则是当下无数青年在海外打拼的缩影。

除了徐天和盛夏,还有家境优渥的金融才子申凯,旁人眼中含着“金汤匙”出生,却苦于压力而酗酒成性;盛夏最好的闺蜜贾小朵,一直陪伴在盛夏身旁,却因身陷盛夏和申凯的情感纠葛,几次想要逃离回国;外表风情万种,实则独爱徐天一人的酒吧老板娘赛琳娜;还有身在北京,同样怀揣设计梦却不得不靠摆地摊为生的谭铮铮。

双城相隔万里,追求梦想的脚步却是相同的频率。《我在北京等你》用植根当下的眼光,勾勒出一副“当代漂族”众生相,用真实而感性的笔触,揭开了他们奋斗路上不为人知的另一面。

哪些事:创业追梦,故土寻根

海外寻梦,落叶归根。《我在北京等你》既是当代青年勇闯异国的理想蓝图,也是审视自我不忘初心的归国之路。

串联起这两条线索的正是以徐天和盛夏为代表,在海外打拼的青年群体。徐天是从小在国外长大的孤儿,这种漂泊无依的成长经历注定了徐天对于寻找归属感会有强烈的心理需求;而盛夏则是带着梦想和抱负远离故土,一番努力几经浮沉之后,早已冷暖自知。

一场“雨夜惊魂”,让徐天和盛夏的命运轨迹从平行线变成了相交线。他们其实本质上是同一类人:为了心中的目标执着无畏,追求更好的生活,同时也会坚守自己的底线和原则。徐天会为了维护心中的正义,屡次对抗强大的对手;盛夏也会为了捍卫自己的权利,不惜挑战行业规则。对他们来说,梦想诚可贵,但公平、正义和尊严,更加不可侵犯。

追寻梦想,本就是一场孤独而又漫长的旅程,何况又是只身一人漂泊异乡,其中更有许多不足为外人道的甘苦心酸。不同的文化差异、种族观念、价值取向,乃至于衣食住行上的生活习惯,都是海外漂族必须要面对和克服的障碍。而与之相对应的是祖国敞开的怀抱、希望无限的未来和家乡亲人的期盼。

相同的经历和感受,让徐天和盛夏彼此走近。在剧中,徐天曾多次为盛夏提供帮助,而盛夏也曾为徐天隐约勾勒出万里之外的家乡的样子。而这一切,都为之后两人回国的部分埋下伏笔。

哪些精神:“接地气”的现实主义

近两年的国产剧市场,现实主义风潮正盛。如何定义并在创作中真正反映当下社会风貌及民生百态,也是行业内广为探讨的话题之一。

《我在北京等你》在职场、情感、生活三个维度让现实落地。

去掉光鲜亮丽的异国滤镜,面对来自文化语境、宗教信仰、价值观念、甚至社会资源的隔阂和阻力,“海外漂族”的职场之路是肉眼可见的艰辛。徐天身为律师,法庭上不乏强大对手,法庭下查案也遭遇诸多阻挠。从一开始就遭到当地恶势力的人身威胁,接着又经历申凯的“金钱”攻势,后来更被业内大佬以远大前程相诱惑,职业生涯堪称考验重重。盛夏的职场之路同样步步荆棘,先是雨夜迷路,错失等待了5年的时装秀;接着因为闺蜜贾小朵卖掉了高仿礼服而身陷“剽窃门”,工作室也被迫关闭;后来在徐天的帮助下加入偶像施迪玟工作室,却又遭遇办公室潜规则,屡次被上司剽窃自己的劳动成果。正如剧中那句经典台词:“有时候我们努力奋斗,不是为了改变世界,只是为了不被这个世界所改变。”

梦想与情感之间的取舍也是年轻人在漂泊生活中亟需面对的现实问题。在对待申凯的态度上,盛夏和贾小朵截然不同的反应折射出当下女性面对情感问题的不同选择,到底是选择安逸地依附还是艰辛地独立,《我在北京等你》并未预设立场,而是通过盛夏、贾小朵两人的情感选择来引发观众的讨论,进而生发到对于爱情观念、生活观念的讨论。因为足够贴近生活,因此也避免了刻板的说教。

另外,盛夏和谭铮铮这对闺蜜,面对留在国内还是走出国门的抉择,尤其是在当下国内经济繁荣发展空间可能更好的语境下,同样给观众带来极具参考价值的思考和共鸣。

作为近年来少见的海外创业题材的现实主义作品,《我在北京等你》真实再现了“海外漂族”从闯荡世界到落叶归根的心路历程,并以此为契机,展现出以徐天、盛夏为代表的当代中国青年坚韧乐观的奋斗精神和热血赤诚的家国情怀。

标签: none